经济学人:区块链将颠覆信用行业?

意大利作家安伯托·艾柯(Umberto Eco)曾说过:“我们喜欢列清单,因为我们还不想死。”如果没有追踪人与物的清单,大多数大型组织都会崩溃。

从简单的备忘录到复杂的数据库,这些都是清单,但它们都有一个主要缺点,即人们必须信任清单的管理者。管理者掌握权力。他们可以修改公司帐户,删除土地登记表上的所有权,或者在政党名单上添加名字。为了防止管理者做出不好的事情并在此种情况发生时抓住他们,社会要依靠各种工具,从审计到监事会。清单管理者和监督他们的人一起组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但最不被注意的行业之一,即信用行业。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清单宣布独立,能够进行自我维护。这正是“区块链”广义上的承诺。区块链是支撑数字货币比特币的系统,类似“分布式账本”技术。如果区块链要接管业务——其支持者认为一定会这样,那么信用行业迁移到以太上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这并不是清单第一次以书面形式改变世界。500多年前,意大利北部出现了一种新的会计技术,后来被称为复式簿记。这是现代公司和经济发展重要的一步。 Werner Sombart是一位德国社会学家,于1941年逝世,他认为复式簿记标志着资本主义的诞生。它允许除企业所有者之外的人追踪其财务状况。

如果说复式簿记将会计从商人的头脑中解放了出来,那么区块链就将其从组织的限制中解放了出来。也许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在为该技术作出努力时并未考虑这一点。根据他于2008年公布的白皮书,他的目标是发明一种“纯粹的点对点版本的电子现金”。为此,他创建了一种新型数据库,即区块链。它可以证明谁在某一时刻拥有什么。它包含流通中的每个比特币的支付历史;从理论上来说,一旦交易被注册,高强度加密会使其无法被改变;副本会在构成了比特币网络的计算机或“节点”间传播,以便任何人检查是否有问题。一个替代了清单管理者的复杂加密过程,即“共识机制”,将区块链变成一个独立的实体。

聪明的人很快就发现,这样的设置还可以用于金钱以外的东西。现在有许多不同种类自给自足的区块链。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以太坊。像比特币一样,它拥有自己的加密货币,称为“以太币”,但它也允许用户添加“智能合约”,这是一种包含了业务协议的条款并自动执行的代码。

当方济各会修士卢卡·帕乔利(Luca Pacioli)在15世纪末写出第一本关于复式簿记的教科书时,他还无法预言会计技术会带来什么。但是,今天许多创业公司都认为区块链可以改变世界。

例如,Everledger可以追踪宝贵的资产。该公司已经为超过一百万颗钻石注册了ID,使人们可以更容易地查看宝石是否在战区被偷走或开采。

其他公司则希望实现对人的追踪。要为婴儿做的首要事情之一可能是在区块链上对新生儿进行登记,相当于加密版的出生证。这听起来像奥威尔小说中会出现的景象,但其实并非如此。相反,如果人们的身份被链接到一个或几个区块链上,他们对自己的身份和个人数据将拥有更多控制权。例如,如果一个租户想向业主证明他的收入足以支付租金,他只需要把这部分信息告诉他,而不是像当前这样要把自己的整个信用记录展示出来。

在区块链世界,拥有这样一种“自主权身份”可能也是一种基本的人权。拥有这样一个“自主权”的世界,可能是一个基本的人权。无政府主义企业家Moxie Marlinspike等人已经在呼吁废除现行国家登记制度所强加的“身份奴隶制”。一些创业公司,包括Evernym,Jolocom和uPort,正计划推出允许人们使注册身份的服务。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Kevin Werbach表示,一旦人们能够管理自己的身份,其他的可能性也会出现。人们将能够虚拟国家中团结起来并制定自己的规则。现在已经出现了这样的组织,即BITNATION。任何人都可以承认其宪法成为其公民。在BITNATION做生意,比如在其平台上交易,人们必须建立起声誉。

 

连锁反应

这种账本还有一个功能:它们可以作为真相的来源发挥作用。各种信息都可以被添加到区块链中。拿汽车来打个比方,这些信息包括它产自哪里,维修记录乃至曾在何处驾驶。这些数据会形成关于这辆汽车的“真相”。

许多人已经在研究“真相服务”。研究人员提出在实验中创建描述的独特加密标识符或“哈希”,并将其注册在区块链上,从而不能被更改。格鲁吉亚、瑞典和乌克兰正在对该技术进行测试,以将其部分土地登记记录数字化。而特拉华州——这里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司,正在加紧努力使用区块链保存公司记录。

区块链上的交易也可以作为智能合约的输入。另一家创业公司Slock.it正在开发在区块链上以数字形式存在的物理锁。当它收到以太币时,这个智能租赁合约就可以开锁。这可以实现新的共享方式。如果有人想租一辆汽车,那么他就可以简单地向智能合约打钱然后把车开走。

与区块链的其他特征相比,智能合约更能改变经济。它们可以接管大多数日常业务流程。一些公司可能不过是由一整套智能合约组成的,从而成了只在区块链上存在的真正的虚拟公司。但是,第一次创建这样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尝试已经悲剧收场了。这个组织被称为“DAO”,于一年前作为一种虚拟风险投资基金成立。它筹集了超过1.6亿美元的资金,但随后却被黑客窃取了6000万美元,导致了其毁灭。

但这种结构的简单版本,即首次代币发行(ICO),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并制造了区块链经济的第一个泡沫。在这种自动化众筹中,创业公司会在以太坊上创建智能合约并发布“白皮书”或招股说明书。然后,投资者可以向智能合约发送以太币,自动创建可以像股票一样交易的“代币”。目前,ICO已经获得了超过5.5亿美元的投资。

然而,其中有些项目是骗局,许多诚实的项目又令外行看不懂。EcoBit旨在建立碳信用市场。 Aragon希望使用区块链工具来管理整个组织,并建立去中心化仲裁庭。SONM则希望创造“去中心化雾计算超级电脑”:用户可以使用项目的代币购买计算能力,也可以通过将其机器添加到池中获得。

 

核心公司会使用该技术吗?

风险投资公司Union Square Ventures(USV)的Albert Wenger表示,这些努力使人们看到了可能性。他认为这样的去中心化组织将来可能会颠覆科技巨头。他认为,这些科技巨头的核心是巨大的中心化数据库,追踪产品和购买历史的记录(Amazon),用户和他们的朋友(Facebook)以及网页内容和过去的搜索查询(Google)。他说: “他们的价值源于他们控制整个数据库,并决定谁能在某个时间点查看哪个部分。”

USV已经投资了一些去中心化的方式,如电子商务市场OpenBazaar。用户不用访问网站,只需下载一个程序,把用户与想要购买和销售商品及服务的其他人直接联系起来。一些人已经开始构建基于区块链的社交网络,向发表内容的用户付费。Steemit就是一个能使作者赚取代币的博客网站。 Synereo则允许用户向个人内容提供者付小费。

在一个由区块链运营的世界中,去中心化还可以得到进一步推动,把物也纳入其中。一旦物品有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可以通过区块链控制,它们就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拥有自主权。Mike Hearn曾经是比特币的开发人员,现在供职于区块链联盟R3,他曾在几年前提出无人驾驶汽车的理念,这种车在经济上也是自治的。它们以智能合约为导向,可以把通过载人赚到的数字金钱藏起来一部分,用于维修或更换。在很少有人乘车或车主搬去另一个城市时,它们就进入长期的停车模式。他们可以发布自己的代币来筹集资金,让业主获得部分利润。

如果连东西都控制自己的命运,那政府和国家有什么可做的呢?其实可做的还有很多。尽管人们拥有完全去中心化的自由主义梦想,但在许多情况下,人们仍然必须确保将这些区块链上的信息是真实的。例如,在中国,监管机构就参与了由IBM和沃尔玛进行的一个试点项目,通过追踪猪肉和有机食品的来源使零售商的供应网络更加透明。

在某些地区,区块链甚至可能使政府工作更加轻松。去年迪拜宣布,希望所有政府文件到2020年能够存放在区块链上,这是政府机构完全无纸化的先决条件。这项技术也可以作为一个廉价的平台创造出更有效率的政府及对合同的信任,这也是贫穷国家最欠缺的。有些人希望区块链可以帮助联合国追踪其所有项目,实现透明化,减少浪费,从而使该组织更好地发挥作用。

另一个令人意外的例子是金钱方面的。虽然区块链的目的是取代中央银行,但这些银行从一开始就对这项技术颇感兴趣。当银行共享账本,而不是将信息保存在单独的数据库中时,监管机构将更容易观察到资金的流动。几家中央银行正在初步考虑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加拿大央行和中国人民银行正在进行测试。如果数字代币会取代现金,这将为货币政策开辟新的可能性。例如,为了增加其在经济危机时的需求,如果没有在特定时间内使用代币,代币就可能失去一些价值。

 

警告:未来的区块链

这种技术目前还无法支持这么多应用。这种账本也许并不像看起来那样不可变,并且区块链至今尚未显示出可以充分扩张的特点(比特币系统每秒处理七笔交易,而典型信用卡网络每秒则可以处理数千笔)。但从数字技术的历史启发来看,这些障碍终将被克服。

许多区块链爱好者都发现,一个更大的问题在于体制阻力。公司部门不愿意放弃对清单的控制,因为这意味着权力的丧失。在许多情况下,还不清楚区块链能够增加多少价值。一些中心化系统似乎已经做得够好了。目前,传统的支付服务看起来比这种去中心化方式更有效率。

政治方面也存在着障碍。许多区块链拥护者对该技术的信仰简直像宗教狂热,其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区块链将凭借加密代码取代如今的混乱决策。但是比特币本身就表明,即使是简单的技术问题也可能演变成潜在赢家和输家之间无休止的斗争。即使经过多年的讨论,比特币参与者仍未就如何扩大系统容量达成一致。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区块链应该掌控世界吗?已经有人提出了警告。如果分布式账本真的颠覆了信用行业,那么许多行政工作将消失,可能比人工智能消除的工作还多。有些人称区块链是自由主义阴谋。其他人则担心人们辛苦建立起来的组织会瓦解。欧洲议会的研究人员最近写道:“我们每次使用分布式账本,都要把权力从中央机构转移到无等级的对等结构中去。”我们担心的是区块链和智能合约虽然有优点,但可能过于“聪明”了,会引起社会僵化或混乱。

随着去中心化清单保存的不断发展,显然,对这种趋势的担忧也在不断增加。

区块链可以让保险业更透明

Edward Lloyd的主要成就在于保险业的商业化,并且在330年前成立了同名公司Lloyd’s,使分散风险(或共担风险)的概念追溯到很早以前。

Lloyd’s成立前数百年,中国商人将高价货物分装在多艘船上,彼此运输相同比例的货物。从而使单次损失不至于太巨大。这种风险分散当然防止商人卷走自己商船上的货物,避开其他交易商;因为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很大损失。实际上,他们的切身利益绑定在其中,到现在一直是现代金融的难点。1686年Lloyd’s在伦敦咖啡馆诞生及至更早前,全球保险业一直是信誉极好的行业,当今依然如故。

因此区块链技术等信任和效率引擎具备驱动保险业巨大变革的潜力,同时可以改善整个价值链的透明性和成果。区块链爱好者称,中介或者“信任经纪人”不用被消除,或者说去中介化。他们可以成为区块链技术的早期使用者。的确这种转变对该行业的传统巨头来说最困难,因为它要求其业务模式中达到不那么愉悦的透明性和价格调整。尤其是对于差异化很小的行业领域,这些地方的消费者往往以价格为选择依据,比如汽车险、寿险和房主保险。不过即使是这些商品也可以进行创新并存活。

区块链是几乎不可撤销的时间戳账本中的共享记录,对世界的影响很大。以至于被比作基础技术,就像1990年代早期的互联网。与所有类似创新一样,全球标准之争正在进行。与所有标准一样,强大的新技术的解释权一部分在行业机构手中,比如全球区块链商业委员会(Global Blockchain Business Council),但是大部分在有胆略的领袖手里,他们没有将该技术看作威胁,而是竞争优势、效率和安全性的来源。

当你为家庭或者大型复杂项目或商业购买保险,完成交易的唯一物件是一些承诺性文件。保单和彩票的回报属性是一样的,一个理赔条件是坏消息或坏事,另一个是愉快的中奖者申领奖项。它们都依赖于概率,累积大量期待、希望、风险、自然还有钱。如果彩票奖金没有到位,获奖人可以追索。而如果寿险理赔被拒,投保人的亲戚、受益人共同要求支付。与所有保险一样,高度信誉的概念显露无疑。没有几百年成功的、缓慢的理赔付款支撑的好信誉,与五千万亿美元的保险相比,全球保险业将显得苍白无力。

然而对商业机构,尤其是金融服务部门的信任达到历史最低点。大型银行在这个信任真空的中心,不断出现丑闻,比如最近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造假账,信任腐蚀对每个人都是坏事。它滋生冷漠,从而在保险公司、客户之间制造巨大鸿沟。

主导保险经纪市场的信托经纪人也许会拉大保险公司和客户之间的鸿沟,利用市场不透明性和拜占庭式的操作规范。在这个风险类别复杂,信任、速度和安全性缺乏的年代,尤其增加了这些问题的严重性。比如公司的政治风险保险需要一年完成,延误了投资和跨境资金流。在这类复杂的“信任但要确认”的交易中,区块链可以做的不仅是加快保险决策,很多时候它就是保险。

美国十大保险经纪商控制绝大部分保险收益,这个工作过程包含很多不需要的摩擦、监管压力和机构问题,区块链则可以帮助这个产业实现现代化。Aon、Marsh、Willis Towers Watson等公司持续主要这个行业,占据了320亿美元的全球收益,其来源是保险和相关服务的中间业务。风险转移流程中,规模不重要。2015年三大主要参与者产生了美国50大经纪商48%的收益。

显然,该行业的很大一部分收益来源于服务和贪婪的收购,不过仔细观察风险转移价值链的基础层面,也就是保险的发起、报价、签约、保单签发到理赔和续保,都存在巨大的阻力系数和信任空白。这正是区块链在保险业发挥变革力量的契机。同时降低摩擦,提高信任,可以降低不足额保险和不承保的陷阱。

在很大程度上,这些问题带来了不足额保险的问题,最糟糕的是让一些风险完全不能承保,通过FEMA(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等机构使纳税人买单。比如在加州,只有17%的家庭有地震保险,尽管风险明显,大多数美国人靠月薪过活。低市场渗透率与消费者误解灾难事件的几率有关,因为保险业的成本超高,服务模式低效。

比如水灾保险中负责情形,道德风险(承担风险而不承担后果)、保险公司和经纪商承保能力、错误定价等共同给消费者以及支持这些项目的政府带来不好的结果。研究表明,承保率增加1%可以为消费者降低22%的意外损失。

利用区块链技术,保险行业具备重建基于信誉和信任的全部价值链的独特机会。比如美国大约74亿美元寿险未理赔,让受益人无法采取措施。基于区块链的保险登记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同时通过分布式公共记录维持匿名性,改善安全性。这些无人理赔的资金的原因被称为长寿风险:人们寿命更长意味着寿险条件更成熟,投保人和保险文件的记忆也许会模糊。基于区块链的公共账本不会威胁该行业,而是实现合法的收益理赔,不让这些未理赔的资金在二级市场出售或者冻结。

区块链可以支撑保险业,尤其是复杂的国际市场,给现场损失鉴定人混淆的理赔带来验证引擎。保险公司害怕担保发展中市场有形资产的原因之一是诈骗和损失。这些情形中,保险公司无法实施代位权,或者利用别人的资产来弥补损失。基于区块链的理赔验证网络可以给整个行业带来利益,在半公开的区块链账本上记录投保资产的状况,从而改善新兴发展中市场的保险渗透率和使用率。

保险业是创造共担风险和合作竞争的行业,可以从区块链基础技术中获得巨大利益,不采取行动也许会让大型参与者遭遇信任真空,甚至过时。

比特币或将迎来史上最动荡时期之一,生死存亡就在七月

比特币价格2017年以来飙涨了150%,涨幅叹为观止。无论是华尔街银行家,还是中国大妈,都禁不住被其吸引。但作为一种以波动性大而闻名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可能即将迎来其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之一。

 

比特币“内战”

 

这都要怪比特币“内战”。在比特币维持良好运转的背后,有两派对立的电脑高手发挥了关键作用。而他们已经无休止地争吵了两年,尽管这些纷争基本上都是在幕后发生的。但是,到7月底,这两大阵营准备启用两种相互竞争的软件更新版本。而那可能会导致比特币分裂成两种。若果真如此,这一前所未有的事件将给规模为410亿美元的比特币市场带来巨大冲击。

 

虽然双方都有很大的动机来达成共识,但由于比特币并没有统管的中央权力机构,这意味着妥协很难达成。即便是一直关注这一争议个中波折的专业交易员也不能确定最终会是怎样的结局。他们建议:为波动性跃升做好准备,并准备好在一出现明确结果后就快速采取行动。

 

这场冲突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围绕比特币恰当身份的观念分歧。比特币界已经围绕相关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比如:比特币是否应该演变,以吸引主流企业并提高对传统资本的吸引力,抑或是巩固其作为自由主义灯塔的地位?比特币是否应该更多地充当一种像黄金那样的资产,抑或是充当一种支付系统?

 

这场辩论的种子在多年前就播下了:为了防止网络攻击,比特币通过设计对其网络(即所谓的区块链)上的信息量设置上限。这意味着为区块链处理交易的能力设置上限(即所谓的区块大小限值),而比特币不断提升的受欢迎度正在促进交易活动。因此,2017年比特币的交易时间和处理费用都飙升至了创纪录水平,从而遏制了比特币以Visa Inc.那样的效率来处理付款的能力。

 

两种思路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比特币界出现了两种主要思路。其中一种思路是由比特币矿工提出的。这些矿工利用昂贵的计算机来验证交易,并充当了区块链的骨干。他们建议直接提高区块大小限值。

 

另一派是Core,也就是在维持比特币无漏洞软件上发挥关键作用的一群开发人员。他们坚称,要缓解区块链上的数据流拥堵,部分数据必须在主网络之外进行管理。他们声称,这样做不仅可以减少拥堵,而且还可以让包括智能合同在内的其他项目建立在比特币的基础之上。

 

但将数据转移到区块链之外意味着削弱矿工的影响力。目前大多数矿工都位于中国,而他们已经在建设巨型服务器群方面投入了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意料之中的是,Core开发者提出的SegWit提议已遭到矿工的抵制。”

 

不过,矿工们于6月同意妥协并支持SegWit,以换取更高的区块大小限值。该计划将缓解短中期的拥堵,并给Core提供足够的时间去制定一项长期解决方案。这个名为SegWit2x的提议要求启用SegWit技术并将区块大小限值翻倍。

 

SegWit2x获得的支持水平已经超越了以往所有的解决方案。约有85%的矿工表示愿意在该软件于7月21日发布之后就启用,而一些规模居前的比特币公司也纷纷加入了支持者阵营。

 

这种前所未有的认可度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各方担心比特币的主导地位会被更新的加密货币以太坊(Ethereum)取代。由于以太坊可以运行智能合同,再加上其对企业友好的立场,以太坊的受欢迎度已经大幅飙升。

 

不过强硬派表示,经过两年多的激烈争论,比特币一分为二会让利益相关者分道扬镳,去探索不同的愿景,即便其代价是比特币价格暴跌。

 

Core的一些支持者正在推动一个名为UASF(用户激活软分叉)的单独议程。从8月1日起,UASF将拒绝接受不符合SegWit要求的交易。如果到时候大多数矿工不采用SegWit,则会出现两种版本的比特币,从而引发比特币的分裂。

 

“这是温和派和极端派之间的较量。” BitPay首席执行官斯蒂芬·佩尔(Stephen Pair)称,“这取决于人们怎么去权衡:一方面是大多数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停留在同一条区块链上,而另一方面则是一分为二并让两大派别追求各自做大规模的愿景。”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BitPay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比特币钱包供应商之一。

 

如果出现分裂,比特币可能会开始并行地共存于两个区块链上,从而形成两个版本的加密货币。在那样的情况下,交易者预计会迅速地对两者进行重新估值,而这可能导致价格大幅波动。(凤凰网资讯)

奥地利能源公司Switch接受比特币支付

奥地利与德国能源供应商Switch已经开始接受使用比特币支付燃气和电费账单。

Switch是EnergieAllianz Austria的全资子公司,于周三在新闻稿和脸书公告中称这是奥地利能源用户首次获得这种服务。

其首席执行官Christoph Schmidt在新闻稿中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在奥地利推出比特币支付方式来满足数字货币热心者和其他相关方的需求。”

现在,选择用比特币支付的人收到的账单也会用比特币显示金额。

从消费者层面来看,奥地利正在迅速成为数字货币的拥趸。批发商品零售商Yipbee上个月宣布,用比特币支付的订单现在占其总销售的10%。

在此之前,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还在2月份开设了一个专门的比特币信息点,开展虚拟货币和比特币ATM的知识宣传。

这些发展使得奥地利在该领域领先其邻国德国。从监管层面来看,德国接受加密创新的进展非常缓慢。

ConsenSys开展社会影响力联盟区块链项目

区块链公司ConsenSys宣布将开展一个新项目,旨在利用以太坊区块链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援助。

该项目被称为社会影响力联盟区块链(BSIC),旨在孵化,开发和实施可投资、可扩展且可复制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同时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

共有来自其22个成员组织的30多名代表参加了项目启动会议,这些组织包括EduDao, Disberse, High Tech Humanitarians, Logos Global Advisors, MIT Solve, New America: Future Property Rights, Nordic Impact, slavefreetrade, Sustainability International, ALICE, 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他们讨论了现存痛点,跨部门合作可能面临的挑战以及在人道主义领域的区块链潜在用例。

该项目将展示区块链帮助人道主义组织提高透明度、问责制和效率的潜力,并改善受援者的生活。BSIC确定了四个目标区域作为初始发力点:

身份和弱势群体

能源与环境

供应链

金融普惠

根据其官方公告,成员将自行选择工作组,在这些具体领域进行合作。工作组每月都将举行一次会议,以明确关键举措,对现有项目进行反馈,制定加速区块链采用的战略。此外,BSIC还在创建一个去中心化见面会网络,面向普通大众开放,已经在纽约、伦敦和华盛顿特区举办了活动。

ConsenSys的影响力政策经理Ben Siegel说:

“我们现在有了一个联盟,成员组织来自广泛的影响力部门,致力于探索区块链技术,以帮助有困难的人,并创建,测试和实施必要的解决方案。”

BSIC还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为期一个月的虚拟黑客马拉松。在此活动期间开发的概念验证将构成MVP开发项目的基础,这种项目将为影响力组织提供投资机会和解决方案。

ConsenSys还于上个月推出了“ConsenSys Diligence” ,该举措致力于通过发展技术水平、安全最佳实践、法律预防措施和道德商业实践来改善以太坊生态系统。

俄罗斯考虑在房地产行业中使用区块链技术

俄罗斯联邦通信部部长Nikolai Nikiforov对记者表示,该部门正考虑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房地产行业,以及房地产登记和合作建房项目。

区块链是一个用来维护不断增长的记录列表的分布式数据库,通过时间戳记录所谓的区块并与此前区块链关联。尤其是记录基于这种技术而运行的世界上广为流行的数字货币比特币的交易记录信息的数据库。

Nikiforov说道:

“举个例子,我们正在考虑在联邦地籍和测量登记局等机构的工作中使用区块链技术。特别是考虑将自动房地产交易作为试点项目,在与资产建设、联合住房开发相关的交易中使用区块链。”

伦敦Mayfair艺术画廊开始接受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

英国伦敦Dadiani Fine Art Gallery画廊开始接受用比特币、以太币、莱特币等加密货币支付门票,显示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热度上涨。

画廊经营者Eleesa Dadiani说,“我们将结合古老的商业道德和做法与新时代的科技,因为现有体系已经过时,需要变革”。

“加密货币将提供杰出中心化艺术品市场连接去中心化开源世界的桥梁,让更多领域成为这个令人振奋的市场的一部分”。

画廊提供F1赛车排气管制作的雕塑。

画廊接受加密货币支付是公共认知和接受的另一个标志。

尽管比特币和其他早期加密货币很神秘,公共部门已经开始利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力量。越来越多公司认可其支付工具地位,这些代币的热度和价格将继续增加。

美国最古老银行高管阐述以太坊潜力

最近加密货币很火。例如比特币和以太坊代币的价格高歌猛进,四月六日以来各自上涨了121%和490%。

以太币和比特币基于区块链技术,是一种记录和验证其间交易的数字账本。

以太币基于以太坊区块链,是后于2009年出现的比特币的加密货币。

美国最大私有银行之一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投资服务金融服务产品(Investor Services Fintech Offerings)新任主管Mike McGovern认为,其中一个区块链显然优于其他。

“当你对比比特币区块链和以太坊,毫无疑问,以太坊更好”。

McGovern说,Brown Brothers Harriman从事区块链五年了,最初在波兰克拉科夫成立了研发中心。

McGovern认为以太坊更好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更便宜。

“以太币挖矿成本没那么高,因为它的电力需求低于比特币”。

McGovern第二个原因与两大货币区块链的本来用途有关。

比特币宣传者、长期加密货币投资者Paul McNeal说,比特币本来是货币;可是Vitalik Buterin创建了以太坊平台,让交易双方跳过第三方达成协议。

这些所谓智能合约在双方之间形成信任。以太坊平台基于以太币,可以作为货币,也可以“代表虚拟股份、资产、会员证明,等等”。

McGovern说:

“以太坊不仅比比特币便宜,而且更强大,除了简单的金融交易,还有更多的应用程序”。

可以参考纽约时报记者、“数字黄金:比特币及试图重建货币的超能少年和百万富翁的内幕消息”(Digital Gold: Bitcoin and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Misfits and Millionaires Trying to Reinvent Money)作者Nathaniel Popper的阐述:

“以太坊不仅仅是为了成为数字货币,可以利用以太坊的计算机网络进行计算,从而在网络上运行计算机程序,或者所谓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这带来了巨大的软件程序员社区”。

McGovern不是唯一看好以太坊的人,Popper在纽约时报上进行的调查表明很多企业都有相同看法。几乎94%受访公司对以太币状况感到满意,仅49%公司担忧比特币状况。

比如John McAfee的MGT Capital公司说将开始在以太坊中挖矿,McAfee 说,“我们相信数字货币每天的增长和价值,我们公司尤其能够成为相关区块链处理能力的独特供应商”。

市场营销人员的区块链指南

区块链是一个不可更改且不可破解的数字分类账本,10年前就为了支持加密货币比特币而进行构想。但现在,这项技术已经快速深入到了新的行业类别之中,从金融业转向医疗保健,而就在最近,还进入了数字广告行业。

而区块链进军数字广告行业得到了IBM与Comcast等大公司,以及像MadHive和Rebel AI这样的小型创业公司的支持。

 

为何所有人都为之兴奋?

虽然受政府支持的法币被安全地存放在银行金库中,但比特币使用了区块链分类账本来提供有关于货币的充分透明度,从而保证其安全性。分类账本会追踪每单位曾创建或交易的货币,以及任何个人所持有的比特币数目,同时任何单一货币单位货币的行动路线都对所有人可见。

通过在广告交易中应用区块链技术,数据所有者可以安全地共享其资产,而无需将其导出或转交给另一个利益相关者。媒体所有者可以打击未经授权的卖方和域名欺骗者。

Peter Guglielmino

IBM媒体与娱乐集团首席技术官Peter Guglielmino说道:

“区块链最强大的应用是在于所有利益相关者之间存在不信任的网络之中。”

尽管广告技术社区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其潜在应用——以及成熟度——也有着天壤之别。

那么,区块链技术能为广告行业带来什么?

淘汰不必要的供应链中间机构:区块链可以帮助确保供应链避开控制媒体清单的中介或者广告拦截器之类的第三方。

对于淘汰中间机构来说,区块链的作用在于:不道德的媒体卖主可以通过创建与合法的URL和标签极为相似的地址(如CNN-trending.com或NBCcom.com)来哄骗买方。而由于可以通过独一无二的区块链密钥取代作为噱头的名字来识别发行商与经销商,区块链就能够有效的阻止这些不法活动,而且每单位库存清单都可以追溯到真正的来源。

促进数据共享: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他们的数据就是他们最宝贵的资产。因此也就难怪即使是与信任的伙伴进行数据共享也会让他们感到担忧。但一些供应商正在推动使用区块链作为一种记录数据交易的方式,如此一来数据所有者就能够确切地了解其合作伙伴获得了那些可用数据资产以及何时获得的。

这些解决方案通常侧重于电视广告购买,并且需要多个利益相关者之间形成协议。IBM于6月份与Integral Ad Science、基于区块链的广告技术初创企业MadHive以及Premion OTT的广告采购子公司Tegna 组建了AdLedger联盟。其目标是构建面向高级电视广告客户的区块链数据共享解决方案。

康卡斯特(Comcast)公司同时还透露了基于区块链的广播机构联盟,包括Altice USA、Cox、NBC环球(NBCUniversal)以及迪士尼(Disney),这些公司将共享其数据并在区块链中记录相关交易。因此,经过审查的受信任媒体买方可以根据Comcast联盟成员提供的细分开展活动。

该过程依靠自动协议“智能合约”管理区块链上的交易。因此,如果Comcast和Cox针对特定内容或观众具有不同的库存率,或者如果买方希望将某些供应来源列入黑名单,那么这些信息都会被合并入每个公司的智能合约,并且决定了区块链上的其他各方如何访问其数据。

转售库存:基于纳斯达克的初创企业纽约互动广告交易所(NYIAX)旨在通过区块链销售媒体期货合约,希望使广告客户对于购买未来库存合约感到放心。若能成功实施,NYIAX将在打包库存方面给予发行商更多灵活性。广告客户可长期锁定库存,而发行商能够获得更大的前期交易,或提供不同类型的折扣。而在这种情况下,区块链将用作是记录所有这些交易及其价值的分类帐本。

 

初期

在大家对此过于兴奋之前,请牢记区块链广告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许多支持上述应用的工具都在beta或alpha测试版本,要么就还仍然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想法。

预计Comcast的区块链平台直到2018年才能够上线。AdLedger仍在组建工作组,为其平台制定政策以及API规范。而且NYIAX仍在与beta合作伙伴开发概念验证。

NYIAX首席执行官Lou Severine说道:

“我们已经与数百家发行商、所有大型控股公司及其机构进行了交流,而这是一个缓慢但有条不紊分阶段进行的方法。在与机构客户进入到RFP类型阶段之前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区块链技术还是非常有趣的,所以这么多贸易集团均正评估这项技术。美国互动广告局(IAB)技术实验室总经理Alanna Gombert表示,IAB就处在区块链技术的“试验阶段”,并且正在与新兴区块链广告技术家庭手工业(new blockchain ad tech cottage industry)的初创企业进行讨论。

IBM的Guglielmino表示如今的区块链初创企业正在尝试各种方法,

“但是如果达成共识,现有系统将会更加一体化。”

他补充道:“重要的是设定具体标准。如果任何人的公司能够提高到符合这些标准并且在链中展示其价值,那么,他们都可以利用这些标准。”

 

未来面临的重大障碍

区块链在广告领域面临着严峻的困难。而其中的主要障碍在于:速度太慢难以扩容。

诸如AppNexus或DoubleClick Ad Exchange之类的经扩容广告平台每秒处理数百万次广告需求。同时,比特币大约每秒处理五笔交易。

Integral Ad Science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技术官Will Luttrel表示:

“区块链与世界各地网络中的每一台电脑一同存在并更新的分布式性质既是优势,也是挑战。”

他的区块链技术初创企业Curren-C正处于beta阶段。

区块链存在的延迟使得至少目前为止不可能进入实时竞价市场。这也是向Comcast的平台或者说AdLedger 联盟等早期市场进入者更多地关注数据共享以及活动策划,而不是实际媒体执行的部分原因。

区块链广告技术初创企业Rebel AI首席执行官Manny Puentes表示,在区块链分类账本中确认交易需要花费10-30秒的时间。

“在衡量在线广告需求所使用的时间达到毫秒之前,将经历很大的发展。”

而NYIAX销售的是有保证的未来媒体,而不是实时库存,从而解决这个问题。

Severine说道:

“现在并没有达到这种速度,坦白来讲,可能永远达不到这种速度。”

区块链交易能否融入实时竞价广告技术堆栈,对于占据利基市场的人来说,仍然是一个尚无定论的问题。

Gombert表示,区块链广告购买将从媒体公司和试点机构或品牌合作伙伴之间的直接交易开始,而由于实时延迟,这类似于线性电视合约。

“但是一旦这种延迟现象有所好转,就没有必要受限了。”

 

过于透明?

各品牌与媒体公司都正在对数字媒体的透明度提出需求——但是补药吃多了也会伤身。

Luttrell说道:

“除扩容与速度外,透明度问题也将十分棘手。”

想想Comcast的区块链计划。参与的广播机构想要向某些买方公开一些数据,但他们不想平台上的其他广播机构看到他们共享的是什么种类的数据、与谁共享或者所收费率为多少。也不想将他们的DSP、SSP或广告网络供应商公开。

区块链广告公司MetaX首席执行官Ken Brook表示,区块链正在整合更多的供应链利益相关者。

“但是当你开始添加影响广告系列的逻辑和投放的代理商、供应商和数据时,技术上就会产生挑战性。”

 

供应商列表

MadHive: MadHive是早期广告区块链之一,正在实行合作伙伴推动增长的策略,早期重点关注OTT广告预算。IBM是MadHive的AdLedger联盟的首个企业合作伙伴,并希望在今年年底之前,就算无法实现真正的媒体购买,也将实现数据对数据交易处理。创始人Adam Helfgott表示:

“现代电视领域就正在进行试验中的预算。”

Rebel AI: Puentes表示,这家区块链广告技术初创企业希望在媒体合作伙伴和潜在的代理商或DSP买方之间开发直通渠道,

“更像是买方曾经与媒体公司之间那种经过验证的关系”。

该初创企业的上市策略可以作为一种为发行商提供的安全购买渠道,使其避免广告欺诈和公开程序化交易的质量问题。

MetaX: MetaX在测试线上广告用例时,正尝试结合区块链以及链外的解决方案。该公司运营着构建在开源以太坊区块链平台之外的非营利性区块链协议adChain。而其盈利性母公司MetaX将通过构建在adChain以外的应用程序获利,例如数据共享或归属。该初创企业正在与一个DSP、一个品牌以及Data & Marketing Association广告贸易集团合作。

Comcast: Comcast凭借其本身广泛的广播组合和进入美国各地家庭的有线电视管道,正在探寻一种区块链数据共享,以便允许第一方数据匹配而无需中间人网络,例如传统数据参与者Acxiom和Experian,以及可寻址电视广告初创企业,在广播“Lumascape”中形成新的一层,增加价值,吸收利润。Comcast的Blockchain Insights平台还需一年半的时间才能推出Beta版本,但即使是到那个时候教导利益相关者以及开发技术集成仍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NYIAX: NYIAX依靠纳斯达克专有区块链技术支持,旨在让交易者购买和出售未来数字媒体库存的权利。这将使得在线媒体公司能够将得到保证的库存更多地打包成前期电视交易,尽管这也面临着潜在的挑战,即出版商不会将其库存视为盐或玉米这种商品,可以等同的没单位进行出售。NYIAX希望其广告技术Rolodex凭借其由前AOL高管和Mediaocea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ill Wise担任董事会成员而组成的企业最高管理层,能够突破这些症结。

IBM: Guglielmino表示,该技术巨头处于相对较为强有力的地位,将Bluemix(其基于云计算的服务组合)打造成区块链领先公司。广告技术区块链初创企业处于一个尚不能处理预算的系统中而无法获得收入的不适位置,而IBM可能承担研发成本,并优先讲技术应用于其他行业的行业类别,如医疗保健和金融。

美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正式批准LedgerX注册加密货币掉期交易执行机构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正式批准区块链初创企业LedgerX注册成为掉期交易执行机构(SEF),此举使其成为第二家获批能够进行数字货币衍生产品交易的公司。

虽然这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但这只不过是LedgerX漫长进程中所取得的最新进展,这一漫长进程远未结束。最终监管认可仍待审批,以最终成为CFTC批准的首个加密货币期权公司,可以经营任何数量的加密货币(包括比特币和以太币)。

LedgerX首席执行官Paul Chou对CoinDesk表示:

“我们很高兴获CFTC批准,完全注册成为可以交易数字货币衍生品的掉期交易执行机构。”

LedgerX成立于2013年,于2015年首次获得临时批准作为SEF经营,而此次最新进展使其SEF身份最终确立。LedgerX自今日注册后,就需要遵守“商品交易法”(CEA)以及其他CFTC的专门条例。

去年,新泽西的Tera-Exchange注册成为SEF。

而总部位于纽约的初创企业LedgerX一直在努力争取成为首家注册衍生品清算机构(DCO)以交易数字货币,该公司也于今年上半年在由迈阿密国际控股(Miami International Holdings)以及汇银区块链风险投资公司领投的融资轮中获得了1140万美元的融资。

Chou表示,此次融资将LedgerX推上了建立加密货币期权市场的风口浪尖,更多能够投资资产类别的机构投资者可能会因此涌入加密货币市场,并实现更可靠的套期保值,从而帮助稳定货币的价格。

他说道:“我们期待着与CFTC共同努力最终敲定DCO的注册。”